欢迎来到上海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人物

恶魔辩护师第三百二十四章针锋相对毫不退让

2020.08.05 来源: 浏览:0次

恶魔辩护师 第三百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,毫不退让

就在契约生效的时候,在医院的萧瑟已经得到了消息,邵东带着昨天跟他一起的那个人去了贾政经那里之后,没几分钟就发生了大爆炸,同时从哪里传出巨大的能量反应。

萧瑟不知道邵东要干什么,但是她知道现在邵东搞出来的动静,已经开始让市民感觉到恐慌了。

看到手下等着自己拿主意,萧瑟想了想之后说道:“暂时先观望情况,现在不要去刺激邵东。至于市民那。。。等邵东彻底消停了,咱们再想办法清除他们的记忆吧。”

按照萧瑟的指示,现在根本就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等着就行了。只是这种感觉让人心里很没底,本应该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萧瑟,此时只能等待邵东那里传出来的消息。

“总好过他把整个城市都毁了吧!”

此时萧瑟也只能用这个说法来安慰一下自己那颗紧张的心。

而现在的邵东还没有毁灭这个城市的想法,不过对于毁灭他眼前的贾政经还是很感兴趣的,虽然这样做让他的心情很不好。

“既然你想试试我打官司的水平,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。”邵东猛的睁开眼睛,“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为恶魔的,毕竟我们在这次见面之前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。当然这和本次的断罪并没有多大的关系,毕竟你违反的是地狱规则,这只跟行为的性质有关,与行为的数量不同。”

听完邵东的话,贾政经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但是我并没有受到惩罚,不是吗?”

“没错,你的确没有受到惩罚,但是这完全要得益于你那奇怪的身份,使用秘法由人类变成恶魔,这让你可以免受违反规则的惩罚。你认为我会这样说,对吗?”

看着邵东的眼睛渐渐眯起来的眼睛,贾政经有点儿好奇的问道:“不然呢?你还有别的解释吗?”

邵东看了一眼站在他不远处的莱斯,此时在他的脸上也有着同样的困惑。变异恶魔虽然极其的少,但是不会免受地狱惩罚这点是已经达成共识的了,邵东突然这样说让他也有点儿摸不着头脑。

“与其说他能免受惩罚,不如说是免疫惩罚。我一直在想,J先生的行为怎么可以没有任何制约,就算是地狱防着他不管,天堂方面也不应该放任这种行为。除去他的恶魔职能非常诡异之外,我想免疫攻击才是关键。”

莱斯点了点头,邵东的说法的确有点儿道理,但是这和眼前的断罪有什么关系呢?

仿佛感觉到了莱斯的疑问,邵东紧跟着说道:“之所以确定这一点,是因为契约太过于中立,如果我不把这一点说明白,那么很可能会被契约认定为我默认J先生可以免受惩罚,从而出现即便定罪了也无法让他受到惩罚的情况出现。”

莱斯没想到邵东竟然会这样的谨慎,断罪刚刚开始就努力斟酌着每个用词,绝对不给贾政经留下一点儿可以利用的机会,甚至他都不管贾政经是不是发现了这个漏洞。

“你要是不说的话,我都没发现还有这个可能,不过你真的有点儿太紧张了,断罪是由契约进行的,你看我现在不是被惩罚了吗?”

贾政经微微的点了点头,用眼神示意邵东自己现在的处境很难忍。

“契约的惩罚也是在地狱惩罚的基础上来进行,万一契约认定你可以免受地狱规则的惩罚,那么我费个大劲断罪之后,你却免受惩罚,那我岂不是白费劲了。”

邵东毫不退让,根本不为贾政经现在的惨状所动。不过贾政经却在邵东的话说完之后,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,“讼棍,你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啊!如果契约认定我可以免疫处罚,那结果不还是一样吗!”

莱斯在一旁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,虽然他很想给邵东帮忙,但是贾政经的话的确很有道理。人家都能免疫处罚了,再怎么定罪又有什么用呢?

邵东的确谨慎小心,但是太过谨慎的话,就会陷入自己给自己定下的思维定式里面,很难考虑到其他的情况。就好像现在,邵东一心想要断掉贾政经的全部可能性,却给贾政经留了一个最大的可能性。

邵东伸手指了指契约,“免除惩罚涉及规则,免疫处罚只是身体特质,契约的能力很强,但是想要修改规则的话还是会有一定的难度,但是改变一个奇怪的体质就简单多了。”

邵东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,这句解释也不是说给贾政经听的,只要莱斯能明白就行了。

贾政经的脸色开始变得有点儿不太好看,在咬文嚼字上他和邵东的确有点儿差距。问题是这才刚刚开始,只是开头的几个词邵东就这么上心,除了证明他对文字的拿捏的确很有水准之外,更证明对于这次断罪,他是绝对不想给贾政经任何的机会。

看到贾政经不再说话,邵东深吸了一口气,“现在在规则和程序上没有了任何的疑问,同时我申请契约去除掉贾政经的免疫体质,以方便之后进行处罚。”

从邵东的话里在场的两个人都听了出来,邵东已经确定能够让贾政经接受惩罚,而且为了这个目标他不会有任何的放松。

稍稍等了一会儿之后,契约对邵东的提议做出了回应,一小团黑雾从契约上飞出直接冲进贾政经的身体里。效果是什么目前并没有看出来,不过邵东相信那肯定不是为了增强他的实力才出现的。

整个断罪的形势对于邵东来说非常的有利,但是邵东的脸色却始终不太好,反倒是从一开始就被压制的贾政经,在脸色短暂的变化了一会儿之后,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“你干嘛一直绷着脸呢?你这幅表情让我觉得现在被断罪的是你一样,话说我能给自己请个律师吗?”

对于贾政经这种异常合理的要求,邵东连理都没理他,自顾自的说道:“对于你的行为,你有疑议吗?”

“当然有!”贾政经就像是平时和邵东斗嘴一样,二话不说直接就怼了回去,“我承认我是J先生,但是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违反了地狱规则呢?”

“证据?你跟我要证据!”邵东用力砸了审判台一下,“赵燚的死你怎么解释!”

“赵燚死了吗?她不是在医院里吗?再说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,我和她现在的处境有关系呢?”

相比起邵东的急躁,贾政经反而轻松的好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情。

北海较好的白癜风医院
唐山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
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
Tags:
友情链接
上海互联网